当前位置:飞剑问道吧 > 第三十一章 行走天下(本篇终)

第三十一章 行走天下(本篇终)

转眼数月过去,又到了除夕。

秦府,书房。

书房地上堆满了古籍,密密麻麻古籍得有上万本,即便秦云的书房够大,也占了大半位置。

秦云本人则是坐在书桌前,仔细翻看着书籍,查看着线索。

“老爷,尘霜姑娘到了。”外面传来阿贵的声音。

“小霜?”秦云抬头,吩咐道,“快请她进来。”

很快。

一袭紫衣的尘霜飘然走了进来,还拎着篮子,她步入书房,笑道:“云哥哥,快过年了,我给你带了些包子馒头,都是我没事亲手做的。”

“谢了。”秦云放下书籍说道。

尘霜看着秦云,仔细看着他的气sè、面容、眼神,和数月前相比,如今秦云明显正常许多。

她还清晰记得伊萧被掳走事情发生后,她第一次见秦云,那时候的秦云整个人都有些疯魔,一直在研究诸多古籍,她说话,秦云都没怎么搭理她。

现在,云哥哥至少像正常人了。

“对了,我前些日子又回了一趟巫姥山,同门帮忙又找了些记载过去的一些古籍。”尘霜从腰间取出一乾坤袋,乾坤袋袋口打开,顿时大量古籍飞出,在书房一角又堆了起来,看起来足有过千本之多。

“又有这么多?”秦云眼睛一亮,“上次你就送来了很多了。”

“我巫之一脉,从上古就存在,一直到如今从未断绝。”尘霜笑道,“对历史记载,恐怕只有神魔一脉能和我们一比。上次典籍都是巫姥山内本就有的。而这次的一千两百多本古籍,都是姥姥吩咐下去,诸多同门去我巫之一脉过去的一些地方寻找到的。”

秦云点头感谢道:“小霜,你真帮了我大忙了。”

“伊姐姐现在有什么消息吗?”尘霜问道。

“还没有。”秦云轻轻摇头。

“姥姥都说,云哥哥的天资是我们这方世界有史以来数一数二的,以云哥哥实力,一定能够救回伊姐姐的。”尘霜连安慰道。

“嗯。”秦云微微点头,“我也相信我和萧萧一定会团聚的。”

二人聊了片刻,尘霜也就告辞离去了。

秦云这才转头看向尘霜之前送来了那一堆一千多本古籍,他能够看到那些古籍泛起的气息。

“开。”

秦云眉心位置,却忽然睁开了一只竖眼。

这只眼睛,有雷霆闪烁,正是雷霆之眼!

当初给妻子准备的那一份神通雷霆之眼,秦云终于还是自己去学了!这雷霆之眼是张祖师最强的一门神通。至于杀敌?以及削弱三灾九难当中雷霆一类的天罚?这些对秦云如今都没什么用。可雷霆之眼,却不亚于佛门的天眼通,看人、看妖、看宝、看气运、看因果……尽皆可看!

出去寻宝!甚至寻找伊萧,这门神通都是有用的。

即便闭上雷霆之眼,对气息的感应,都超越法眼。若是开启,更是了不得!

“嗯?”秦云看着那一千多本典籍,每一本典籍都有些气息,只是尽皆普通。

“雷霆之眼,没发现这些古籍的特殊。也对,开天眼就能看出不凡的古籍……一般也很少流传出来。”

“我从朝廷、道家佛门圣地以及诸多顶尖宗派等等,还有龙族,还有民间搜集的大量古籍中,却是发现了三本特殊的古籍。其中就有藏宝图的,甚至有暗藏传承的。”秦云摇头,“能学得天眼一类神通的,毕竟很少。所以才有漏网之鱼。”

那暗藏传承的典籍,秦云当时一看,就宝光耀眼!气运极浓!

后来仔细查看,找到暗藏在古籍中的一张金sè纸张,金sè纸张内有详细的传承!是直指元神三重天极致的符箓一脉传承,传承中更记载了三处藏宝地。不过因为留下传承的,本身就只是一位元神二重境的仙人,实力还不如如今的秦云呢,对那三处藏宝地,秦云并没急着去探查。

如今,他是准备耗费半年时间粗略看一遍古籍,再出发行走天下。

至于详细研究这些古籍,耗费时间就长了。将来行走天下再慢慢看吧。

……

秦云继续翻看着典籍,不知不觉天sè也黑了。

父母他们,还有大哥秦安他们都来请过他去一起吃饭,毕竟是除夕夜!可秦云都拒绝了。

“哗。”

“啪。”

除夕夜晚,广凌城内一处处烟花升起,炮竹声也不断响起。

秦云走出了书房,抬头遥遥看着远处升起的烟花。

“除夕夜了。”秦云看看周围,周围一片冷冷清清。

“萧萧,传讯印记都感应不到你,你是依旧在这一方世界,还是已经被抓到其他世界了?”秦云看着星空,默默道。

就这么呆呆看着星空,看了片刻。

秦云一翻手手中出现了一柄烟雨蒙蒙的神剑,走到院子中,便闭上眼睛施展起了剑法。

剑光亮起!

大量的剑光璀璨夺目,绚烂无比。

无数剑光璀璨升起,夺目如烟花。无数剑光也会凝聚为一体,划过长空美轮美奂。

可随着施展,这璀璨的剑光却多了一丝凄凉,意境都发生了变化,凄凉之意下,虚空都开始凝固。秦云可没施展法力,仅仅持着剑随意施展。

“哈哈哈,哈哈哈。”

秦云停下来,笑了起来,笑着在流泪,泪水在烟花映照下也清晰的很。

“火树银花,火树银花。”秦云低语,“萧萧有了身孕,我还想着自创一套剑法庆贺,才自创出这套剑法的第一招火树银花。萧萧却被掳走了。现在这一招火树银花一点喜庆之意都没了。”

当初创出这一招,秦云心中有的是满心欢喜。

他和妻子一起期待着孩子的出生。

那样的心境下,开始创造剑法,才创出一招,这套剑法注定就没法创了。

甚至连火树银花原本的意境,秦云根本没法施展,他没那种满心欢喜期待了,火树银花也完全变了,招数看似区别不大,其中的意境却发生了本质的变化。

“火树银花这招意境都变了。”秦云喃喃道,“一切,就像一场梦。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场梦我才能醒来。”

……

进入四月,广凌城也多了点暑气。

秦云却是独自离开了广凌城,开始行走天下。

老树一次次枯黄,又一次次发芽。

时间也一年年过去。

本篇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