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飞剑问道吧 > 第九章 翻脸!

第九章 翻脸!

  秦云和伊萧并肩看着这位大道圆满强者‘黄须老人’。

  “云哥,你刚杀了混沌神魔虞呲,他追随的黄须老人就来了,来者不善啊。”伊萧传音说道。

  “且看看他想要干什么。”秦云传音说道。

  黄发老者虚影踏着虚空,走到了山顶上,颇为客气地说道:“见过秦剑仙、秦夫人。”

  “黄须,你来我这,有什么事就直说吧。”秦云眉头微皱。

  黄发老者摇头感慨道:“秦夫人,你看到了吧,我客客气气过来,你夫君都这般的无礼。”

  伊萧也肃然道:“黄须老祖,我夫君刚杀了你麾下的混沌神魔虞呲,你来我雷啸山就不必如此惺惺作态了,有话就直说。”

  黄发老者哼声道:“秦剑仙嫉恶如仇,斩杀了三界中许多大罪孽者。混沌神魔虞呲也的确是有大罪孽在身……这秦剑仙想要杀,我也能理解。可按照三界的规矩,黄须大世界是我的地方,虞呲是我的属下,你就算要杀,也得和我知会一声吧?”

  两方大势力,一方大势力要灭杀对方的一位高手,一般是得双方暗中谈妥。

  不谈妥,那就是打对方的脸了。

  三界中的大势力,类似的事也有不少,相互妥协,甚至有时候暗送麾下去死!

  可对秦云而言……

  要让黄须老人放弃‘虞呲’,得付出多大代价?

  他从来没想过要送黄须老人好处,他不喜混沌神魔虞呲,更加不喜这黄须老人!

  杀了就杀了,又能如何?

  若是有足够实力,秦云都想要干掉这个罪孽更深的黄须老人!道家佛门其实也都想杀黄须老人,可黄须老人实力高深,又是居住在大世界,道家佛门也是拿他没法子。杀不了……那就只能表面上维持和平了。

  “提前告诉你?你怕是会立即保他性命吧。”秦云冷然说道。

  “你都没和我谈过,怎知我不会答应?”黄发老者笑道,“这三界之事,只要付出足够代价,一切都好说。”

  “哼。”秦云没再辩解。

  黄发老者冷然道:“可是你没和我商谈,而是突然来我黄须大世界,杀我手下!说都不说一声,你这是在三界大能者的面前,踩我的脸啊。”

  秦云没说话,只是看着这位黄须老人。

  “你如此欺辱我,就没什么想说的?”黄发老者皱眉。

  秦云淡然道:“你想要怎样?”

  “你如此欺我……自然该赔礼道歉。”黄发老者说道。

  “赔礼道歉?”秦云、伊萧相视一眼。

  今天对方来,就是为了让自己这边赔礼道歉?

  “听说秦剑仙你去过时空潮汐两次,想必得到的宝物也挺多。”黄发老者说道,“这样吧,你只要赔偿一件先天至宝!那这次的事,我就宽宏大量,不和你计较了。”

  “先天至宝?”伊萧吃惊。

  秦云看着黄发老者,嗤笑道:“黄须,开口就是赔偿一件先天至宝?你是不是酒喝多了。”

  黄发老者嘿嘿笑道:“秦云,你还有数十年就要渡第十二次散仙之劫了。你依仗的还是本命飞剑吧。其他先天至宝在你手中,又能发挥多大用处?”

  这是事实。

  秦云即便服用启灵果,太阴之道、太阳之道、七星之道融入三才大道中,还有天道境血脉之力奥妙结合下……创出的烟雨阵虽然厉害。可如果秦云没本命飞剑,如今的境界实力也只能算是和木神句芒、金神蓐收、孔宣相当罢了。

  寻常的先天至宝,对他而言主要用来参悟,渡劫时的确发挥不了用处。

  他作为一剑仙,渡劫靠的还是那一柄本命飞剑。

  他可是将本命飞剑孕养成先天至宝,又是功德至宝。

  “对你渡劫都没用,你何必全占着呢?”黄发老者说道,“你若是渡劫死了,那你留给你家族宝物越多,越是给你家族惹祸招灾啊。所以我劝你,还是做出散尽宝物的姿态……比如有的宝物献给碧游宫,也拿出一件先天至宝赔给我。”

  “你赔礼,我也就原谅你了,我们的过节就一笔勾销了,这样多好?”黄发老者看着秦云。

  “黄须,若是没别的事,你可以走了。”秦云冷然道。

  他懒得再废话。

  “如果你不赔礼。”黄发老者淡然道,“哼哼,欺辱一位大道圆满,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罢休?你活着,我自然拿你没办法。可等你渡劫死了!我会将你秦家连根拔起,你秦家一切血脉子弟,全部杀的干干净净,一个不留!”

  秦云、伊萧脸色都一变,盯着黄发老者。

  黄发老者脸色也冷峻起来。

  “怎么,没听清楚?”

  黄发老者冷笑,“你就期盼你能度过散仙之劫吧,只要你度不过去,我就灭你秦家满门!任何一血脉子弟都休想活。哼哼,或许碧游宫灵宝道祖活着的时候,还能庇护你秦家。可等道祖他们离开三界……我要做的事,三界谁能拦我?”

  “你该知道,我在时光长河中出生,生来就是大道圆满,最强的就是保命功夫。”黄发老者说道,“天道境以下,谁都杀不了我。”

  “老泥鳅!”

  秦云看着他,眼中有着寒光,“你是在找死吗?”

  “哈哈哈,来啊,杀我啊?”黄发老者哈哈笑道,“我老泥鳅和各方做交易,和魔祖做交易,可三界谁能奈我何?谁能杀我?”

  “秦云,你若是乖乖赔礼,这事就算了。”黄发老者说道,“你不赔礼,那我就灭你秦家满门,说到做到!你该知道……到了我们这一境界,既然承诺了,就肯定会去做。”

  “滚!”

  秦云一拂袖。

  恐怖气劲扫过黄发老者这一具化身,直接令其化身炸裂破碎。

  “哈哈……”

  可黄须老人的意念却有残留在雷啸山顶的,依旧发出声音,“毁掉我一具化身算什么本事,我给你三个月时间考虑清楚!是要一件对你没多大用处的先天至宝,还是为你秦家满门着想。你的妻子秦夫人,你的子女们秦依依、孟欢……这一个个,你放心只要有你秦家血脉的,我绝对不会遗忘一个,你真舍得他们都去死吗?”

  “三个月,我只给你三个月时间考虑。”

  声音在山顶渐渐消散。

  秦云、伊萧站在原地,脸色都有些难看。

  “云哥。”伊萧焦急问道,“他说天道境下,谁都杀不了他,是不是真的?”

  “从情报来看,差不多吧。”秦云点头,“他只要躲在时光长河内,就是祖龙他们都伤不了他分毫。他还有九道分身都是藏在时光长河内!被灭杀一道分身,过些时间都能修行回来。”

  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伊萧说道。

  秦云眼中有着冷光,说道:“我早猜到,三界中那些老家伙会对我的宝物动心。可没想到,在我渡劫之前,就有跳出来的。黄须老人?也好,我就用黄须老人这只鸡,杀鸡儆猴,好震慑各方!”

  “怎么杀?”伊萧问道。

  “自然有杀鸡的法子!不过,我需要些时间准备!”秦云眯着眼,眼中有着寒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