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飞剑问道吧 > 第六章 心魔深种

第六章 心魔深种

  “谁都不会强迫你。”秦云喝着酒,平静的很。

  余孤峰此刻却震惊的很。

  “我心中感激的那位乞丐前辈,竟然是金仙大能‘长眉道人’变化而成,是故意给我的机缘。”余孤峰暗道,“如秦剑仙说的,我最近百余年的三重大劫,竟然也是太上剑修一脉给我的考验?”

  说是考验。

  实际上数次在生死边缘徘徊。

  “我经历的三重劫数,差点就真死了。若是死了,怕就是没通过太上剑修一脉的考验吧。”余孤峰倒也没怨气,“传说中,太上剑修一脉选传人极为苛刻,道不轻传,设下考验也是正常。我若是没有今日成就,秦剑仙怕也不会主动来收我为徒。”

  “我该选哪一边呢?”

  “秦剑仙是三界第一剑仙,可他是散仙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身死。而且他所创的剑修法门,也没听说谁修炼过。说不定我修炼了,都成不了天仙。”余孤峰思索着,“而太上剑修一脉,乃太上道祖所创,靠山也够硬。而且也有不止一位借此法门成为金仙大能。虽说太上剑修一脉的金仙,实力都远不如秦剑仙,可终究是一条坦途。”

  秦云在饮酒,又提醒了一句:“太上剑修一脉弟子不少,而我这剑修一脉你若是拜师,才是第二个弟子。”

  “秦剑仙所创剑修一脉,应该还没传人修炼过吧?”老者笑道,“不过我相信,秦剑仙这剑修一脉,定能开枝散叶,成为三界一大派。”

  秦云却懒得再多说。

  收徒本就是你情我愿的,若是弟子不愿,他也不会强求。

  “秦剑仙。”

  余孤峰恭敬万分,“小子听闻秦剑仙的传说,仰慕崇拜,做梦都想拜在秦剑仙门下。只是今日小子才知道,我感激的那位乞丐前辈,竟然就是太上剑修一脉的前辈。我之前所得剑术绝学,竟然也是太上剑修一脉前辈所传,他是我最感激的恩人,没有他也没有我今日,他既然愿意收我入太上剑修门下,我也无法拒绝。还请秦剑仙原谅小子的无礼。”

  余孤峰说着恭敬行礼。

  他是怕因此得罪了秦剑仙,所以尽量说的委婉些。

  他倒是小瞧了秦云,收徒不成,秦云又岂会因此小心眼,记恨一个小辈?

  一旁伊萧看向身侧秦云,秦云倒是平静放下酒杯,看了眼余孤峰,微微点头:“既然你选择太上剑修一脉,只能说你我无缘了,萧萧,我们走。”

  秦云当即起身,一旁伊萧、卞寒玉也起身。

  “秦剑仙。”一旁老者却微微行礼,传音道,“这个余孤峰,的确是我太上剑修一脉早就暗中栽培的,所以长眉这次才厚颜开口,还请秦剑仙大人大量。”

  秦云看了他一眼。

  这老者又继续传音道:“还有一事禀报秦剑仙,秦剑仙旁边这位卞寒玉,我太上剑修一脉也曾经看中过,觉得资质悟性极好,只是后来考验时才发现,她心魔深种,渡天仙之劫怕都没把握。修行路她走不了多远。秦剑仙若是要教她修行,可得小心她的心魔。”

  “我秦云怎么教徒弟,还用你说?”秦云冷哼一声。

  老者顿时脸色一白,连恭敬:“我别无他意。”

  “别无他意?”

  秦云冷哼一挥手,“回你的洞府,好好想想去吧!”

  这老者只感觉一股恐怖波动席卷而来。

  “他怎么敢——”

  跟着就感觉时空扭曲。

  眼前场景恢复正常时,他却一个狗吃屎跌落在自家洞府的门口,跌的一脸的泥土,余孤峰倒是站的好好的,看着一身泥土的长眉老者,都不敢吭声。

  这洞府正门处的两名童子都有些惊愕:“师父。”

  长眉老者连站了起来,身上泥土都消失,他脸色却冰冷。

  “你们先带这位师弟住下。”长眉老者吩咐道。

  “是,师父。”两名童子恭敬道,立即去带余孤峰去安排住的地方。

  长眉老者却是站在洞府门口,脸色铁青,暗道:“好一个秦云,抢徒弟抢到我太上一脉了。真以为你自创的剑修一脉能和我太上剑修一脉能比?”

  “长眉师弟,你这次莽撞了!”一道声音透过遥远的虚空,在长眉老者耳边响起,“你不该挑衅的,挑衅的还是一位半步天道境强者。若是你挑衅的是魔道强者,或是脾气邪异的,怕是一巴掌拍死你了。”

  “我等都是道家三清门下,我也没说什么。”长眉老者传音道,“而且他收的那个卞寒玉的确心魔深种,天仙劫怕都是度不过。”

  “长眉,你这脾气啊,也就是秦剑仙是我道家高人才不和你多计较的。”

  ……

  天界,雷啸山。

  秦云夫妇带着徒弟卞寒玉回来了。

  “那长眉说你心魔深种,对你修行有碍。”秦云坐下,看着一旁站着的卞寒玉,“说说你的心魔吧。”

  “心魔?”卞寒玉微微一愣。

  伊萧坐在秦云身旁,也笑道:“在你师尊面前,无需隐瞒。”

  卞寒玉站在那,神情都有些恍惚,随即才低声道:“是,弟子的确有一心魔。师尊不说,弟子自己都快忘了!”

  “弟子年少时,在方圆百里内都难寻对手,后来离开了家乡,在外闯荡磨砺自身……可当数年后,游历归来时,才发现弟子的亲人,还有那些下人们、周围的佃户们全部死光了。那一具具尸体在弟子面前……”卞寒玉低声道,“弟子所有的亲人,熟悉的阿伯婶婶们,都死了,全部死了。”

  “一百零三条人命。”

  “弟子发呆了好几天,和那些尸体在一起好几天,而后才一一安葬了他们。”

  “至少有三十年,都经常梦到那些尸体。”

  卞寒玉低声道,“弟子拼命修炼,就是想要报仇,就仿佛一疯子。”

  秦云和伊萧在一旁听着。

  “后来弟子境界越来越高,在不惜代价下,终于查出来了。”卞寒玉嗤笑道,“凶手是混沌神魔,名叫‘虞呲’,是古老的大能者。弟子不知道我的家人们怎么得罪了他。可一位古老的大能灭杀些许凡俗,又能算什么呢?”

  “弟子都觉得,之前发誓要报仇是何等的可笑。”卞寒玉说道,“弟子早就放弃了,原来不知不觉它已经成了我的心魔了。”

  “这是你修行的执念,也是最大的仇恨。怎么可能忘?”秦云说道,“虞呲,是混沌中诞生的一位神魔,是顶尖大能。这些古老混沌神魔,不少都是将三界当做猎场,将三界生灵当做猎物食物。这‘虞呲’喜吞食魂魄,路过你家乡,闻到美味魂魄味道,便一口吞了你家乡一百零三口的魂魄,就像是人类随意吃一口零食罢了。”

  “喜食魂魄?”卞寒玉难以置信,“他就因为想要吃,就……”

  “想吃,于是就吃了。”秦云点头。

  “如此魔头,三界大能就看他为恶?”卞寒玉忍不住道。

  秦云摇头:“很多事你都不懂。”

  卞寒玉沉默。

  “走。”秦云起身。

  “走?”卞寒玉疑惑看着秦云。

  “跟我走,去杀虞呲。”秦云说道。

  卞寒玉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,曾经她以为她都忘了,曾经她认为她的誓言是笑话!可当秦云说出‘跟我走,去杀虞呲’,她这一刻却感觉全身血液在沸腾,脑海在轰鸣,她这五百年从未有这一刻,如此的激动,如此的渴望。

  杀敌!杀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