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飞剑问道吧 > 第一章 成年礼

第一章 成年礼

广凌秦府。

伊萧亲手为秦云做了一桌菜。

“云哥,我有些担心。”伊萧端着酒杯。

“担心什么?”秦云笑道。

“你之前说了,一梦百年,梦里和真的一样,方才能够修行。”伊萧低声道,“可这样的话,云哥你就好像真正多活了一百年,一百年,太久了!你我也才三十多而已。从梦中醒来,云哥你会不会对我都生疏了,甚至都不要我了……”

秦云走到妻子身旁,轻轻拥抱住妻子,笑着低声道:“放心吧,你丈夫可是天下第一剑仙,入道都有望。仅仅百年梦中修行,岂能动摇我心?”

“若你真对我无情。”伊萧看着秦云,“哼,我就先用神霄雷劈你,再回神霄门,让你想见我都见不到。”

“神霄雷劈我?娘子,也太狠了,谋杀亲夫么?”秦云瞪眼。

“就看你一梦百年,闭关出来后对我怎样了。”

“放心,一出关,我就拉你进屋。”秦云道。

“拉我进屋,干嘛?”伊萧疑惑。

“当然是修yīn阳互补之术。”秦云感慨,“孤yīn不生,独阳不长,天地yīn阳才是正道。”

“说什么呢。”伊萧脸微红。

“都老夫老妻了,而且梦里和真的一样,得憋百年呢。”秦云连说道,“我容易吗?”

伊萧捂嘴笑起来。

……

当夜。

伊萧送秦云进入静室,静室门关闭,阵法重重,黄巾力士更是得到吩咐,要严守静室!禁止任何人闯入。

静室内。

秦云盘膝而坐,他从怀里取出了那阿弥陀佛的木雕刻,雕刻很简陋粗糙,却有莫名的意蕴,秦云将这木雕刻放在了前方空地上。

“一梦百年?还会引领修行?”秦云暗暗疑惑,“也不知道这梦里百年会是怎样,张祖师说的也语焉不详。”

“开始吧。”

秦云一缕意念开始渗透向那阿弥陀佛的木雕刻,在渗透的一刹那。

“轰——”

秦云只感觉整个魂魄都猛然轰鸣,在轰鸣时,秦云恍惚间看到了那阿弥陀佛木雕刻似乎在‘笑’。

“什么,佛像雕刻在笑?”跟着秦云意识在轰鸣中便一片空白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在无尽遥远的某一处,有一位佛陀,他身上有无量光芒,眼中有无尽智慧,转头看着秦云这一处,露出一丝笑容。

“去吧。”

这有无量光芒的佛陀,笑着轻轻一指。

顿时秦云的魂魄,在一股匪夷所思的力量迅速穿梭了时空,前往无尽遥远的另一处天地,随后直接进入了一沉睡中的少年体内。

……

秦云只感觉迷迷糊糊头痛欲裂,甚至记忆都混乱。

一会儿记得自己是秦云。

一会儿自己似乎是个叫‘翼’的少年。

“我应该是在做梦。”秦云模模糊糊有判断,“对,对,是做梦,我记得一梦千年的阿弥陀佛木雕刻。这个翼……是我梦里的身份么?不过记忆还真多还真乱。”

属于翼的记忆,不断涌入进来。

“翼,翼,快醒醒,醒醒。”耳边隐约传来声音。

“让翼睡会儿吧,睡会儿可能就好了。”

“翼不会就这么死了吧?”

“岐武家的血脉,不会这么容易死的。”

周围也有一些年轻的声音。

跟着声音消失。

似乎过了好久。

秦云逐渐完全清醒,他缓缓睁开眼,他是躺在一个洞穴里,身体下是一些杂草。旁边还有两名同样在熟睡中的少年、少女。

“我受伤了?”秦云看着胸口,胸口一阵阵刺痛,有破布简单包扎了下,秦云小心扯开这破布看了下伤口,伤口狰狞,可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,“恢复这么快,那原先伤势得多恐怖?”

“这股身体的力量,比我先天金丹剑仙的身体还强。”秦云暗暗嘀咕,“才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,他的修炼法门,和家乡朝廷的神魔一脉差不多,不过更加粗糙!”

神魔一脉法门,虽然是朝廷秘传。

可秦云何等身份?又杀那般多大妖魔,还是搜集到一些底层的神魔一脉法门。

一对照。

就发现这‘翼’少年修行的法门很粗糙。

“按照记忆,岐武家族竟然是一位先天神魔的后代。”秦云惊叹,“因为有先天神魔血脉,虽然修行这粗糙的法门《岐武三卷》方才能有成。若是普通人修行,这法门根本没用。”

“虽然粗糙,可也直指神魔境。”

“一个梦而已,竟然发现的修行法门,我都找不到丝毫错误。”秦云不敢相信,他的眼光何等毒辣,只能说法门粗糙,但不能说错,“一梦百年,梦里和真的一样。之前听张祖师这么说,我还在暗暗怀疑,毕竟终究只是梦而已,能和真实相比?可现在,这‘翼’的记忆都如此详细,周围的杂草,山石,甚至肉身的血肉筋骨,包括我的魂魄,乃至修行法门,我竟然分辨不出丝毫虚假?”

他这等境界,再怎么看,都觉得是真的!

“如果仅仅一个梦,就能再造一个我都察觉不出丝毫破绽的世界,就太厉害了。”秦云暗暗感叹道。

“翼,你醒了。”从洞外走进来一少年,看到秦云醒来,连兴奋喊道。

顿时原本熟睡的少年少女也都醒来了,洞外又一少年跑进来。

“哈哈,翼,太好了,你醒了。我都吓死了,你刚才被那妖魔一爪撕碎胸膛,幸好没伤到心脏,否则你当场就死了。”一胖乎乎少年喊道,说着上来就扯开破布,看了下,点点头,“差不多了,估计明早就能完全好了。你大难不死,一定能猎杀到妖魔的。”

“翼可是岐武家的血脉,当然不会死。”旁边少女说道。

“这下好了,翼没事,我们猎杀妖魔把握就大多了。”

“翼实力可是我们中最强的,没翼,这次成年礼,我们就麻烦了。”

秦云笑看着眼前这四个少年男女。

按照这个叫‘翼’的记忆。

他们五个,都是大家族子弟,都是十四岁,一同进入大荒斩杀妖魔,他们每个都必须斩杀一头妖魔以完成成年礼。完不成,就永远无法回去。完成成年礼,他们地位才能发生变化,才能真正得到家族承认,真正获得名字,有资格使用姓氏。

像‘翼’,只是小名。

“嗡。”

秦云忽然皱眉,一股煞气从心脏渐渐流窜全身,也影响到脑海魂魄。

这股气息,让秦云升起强烈的杀戮**,并且这股气息还隐隐传递一个信息:“五十年后,这一场梦便将破碎。”

“五十年?”秦云暗暗疑惑。

“五十年后,梦便破碎?”秦云起身,胸口虽然还有疼痛,可还是走到了洞**。

“翼,你受伤了,不用守夜。”胖少年连道。

“旭,我只是看看。”秦云站在洞口看着外面。

空中,月亮庞大的很。

而外面的大荒,杂草丛生,一眼看不到尽头。

“好真实。”秦云看着这一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