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飞剑问道吧 > 第十章 鹫虎天魔的实力

第十章 鹫虎天魔的实力

鹫虎天魔瞥了眼蛮祖教主他们三个,眼中都有着怒意,暗道:“这三个蝼蚁,竟然敢对帝君不敬!等阵法激发后,我魔神世界大军抵达,便让他们三个知道违逆帝君的代价!”

蛮祖教主的虚影,却笑呵呵道:“鹫虎天魔,帝君说激发阵法,提前发动?提前发动什么?”

“对,这阵法,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羊角老魔也陪笑问道。

“你们应该知道,帝君麾下可是有一位心魔天魔追随。”鹫虎天魔淡然道,“阵法的秘密,我若是泄露,恐怕还没说出来,就魂飞魄散了。”

“是是。”

蛮祖教主、猴老祖、羊角老魔彼此交流下眼神,没再追问。

“接下来,就靠鹫虎天魔了。”蛮祖教主哈哈笑道,“只要能够缠住秦云,保住蛮祖教,也就是保住了帝君的阵法!这样,拖延时间越久,阵法也能布置的更完善。说不定拖延到最后,阵法能达到最完美地步。”

“希望吧。”鹫虎天魔说道。

他心中却是明白:“帝君要调动军队,也需要时间。我尽量拖延久一点,拖延越久,帝君那边准备也能更充足。”

******

花香弥漫周围。

秦云牵着妻子伊萧的手,二人都遥看远处。

一口烟雨剑,正狂攻那教派大殿。

“轰隆隆~~~”

教派大殿在艰难支撑着。

蛮祖教主、猴老祖、羊角老魔他们三个全力操纵阵法支撑着,大殿内的那些弟子们、魔神们都看的心惊胆颤。唯恐大殿被攻破。

“这下完了。”

“连教主都重伤躲进大殿,不敢出去了。而且现在教主他们都在借助宝物,在勉强支撑。”

“久守必失,一旦大殿被攻破,以那秦云横扫天下妖魔的性子,怕不会饶过我们。”

“该死,我可不想陪着宗派一起死,师妹,你比我可聪明多了,可有办法活命?”

“让我想想,让我仔细想想。”

一虎妖、一女蛇妖在传音交流。

此刻不但是这两个弟子,其他弟子们也都心中惶惶。

而在这时候——

“秦云,想要灭我蛮祖教?可没那么容易!”蛮祖教主声音如奔雷,回荡在天地间。

“哦?”大殿内的那群弟子们都惊诧?自家蛮祖教还有手段?

而远处。

秦云和伊萧也仔细看去。

“鹫虎兄,如今就拜托你了。”蛮祖教主声音继续回荡在天地间。

“我在你们蛮祖教隐居这么久,也该出手一次了。”一道冰冷声音响彻天地,从教派大殿后方的一座隐秘大殿中,有一道身影走出,他每一步都窜出百余丈,数步就走到了教派大殿前方的高空中。

此人穿着华贵衣袍,面容瘦削,一双狐狸般狭长眸子盯着秦云。

可他身体此刻却释放着滔天的魔气,魔气侵蚀周围,令虚空都在嗤嗤作响。

“好恐怖的魔气。”秦云遥遥一看,有些吃惊,“从他气息来看,是三重天巅峰魔神。不过他的肉身,怎么感觉比蛮祖教主更强一筹?大昌世界,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的魔神了?”

在大昌世界,魔神个体力量,一直被道家佛门等各方压一头。

“你是谁?”秦云感觉有些不对劲,喝道,“你这等实力的魔神,不可能默默无闻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鹫虎天魔哈哈笑着,“没想到我一个域外魔神来到大昌世界,竟然能碰到你这等人物。凡俗之身,就有媲美天神天魔实力。若是将你活捉,献给帝君,帝君定会重重赏赐。”

“域外魔神?”秦云皱眉道。

“很奇怪么?当初攻打大昌世界,进入大昌世界的魔神可有不少,我只是重伤滞留在了大昌世界而已。”鹫虎天魔说道。

鹫虎天魔心中却明白:“阵法的秘密,越晚被发现,帝君的准备就越充分!我转生降临到大昌世界的事,最好也不泄露。毕竟兀哈、墨犬、黄崇加上我,足足有四位转生到大昌世界!他们一旦确定我也是转生到大昌世界,一定会猜到……帝君有大图谋。”

转生异世界,本就很难。

短时间内连续好几位转生,显然很不正常。

“不过我若是爆发实力,以神霄道人的精明,怕会猜出些什么吧。唉,没办法,都是那三个蠢货给逼的。”鹫虎天魔暗叹。

……

蛮祖教外。

神霄道人张祖师、人皇、东海天龙他们一个个看着水镜上显现的一切。

“域外魔神?”人皇疑惑道,“是过去大战,滞留下的域外魔神?”

“他又没被囚禁,漫长岁月一直隐居?”神霄道人微微皱眉,“域外魔神,应该没这么好的耐心。”

……

秦云略微疑惑下,滞留下的域外魔神?

“你让开,我可以不对付你。”秦云开口道,他的目的是尽快摧毁一处处阵法,让外面的神霄道人他们好杀进来。至于这域外魔神?等神霄道人他们进来,解决起来更快!

“哈哈,你们怎么可能放过我一个域外魔神?更何况,你秦云可不是我对手。”鹫虎天魔说道。

他嘴上说着,可就是不动手。

就是刻意拖延时间。

“废话少说!”

秦云眉头一皱。

咻。

半空中的那一柄烟雨剑,转头就杀向了鹫虎天魔。

鹫虎天魔全身立即长出了黑sè绒毛,肋下也长出了一对黑sè翅膀。他手指变得锋利犹如爪子,两爪一伸,分别抓住一柄血sè短刀。

“杀。”鹫虎天魔一甩两爪,两柄血sè短刀旋转着飞出,诡异飘忽围攻向烟雨剑。

“哼,我的‘双月魔刀’可近战可远攻,远攻起来也能匹敌寻常天魔。虽然如今法力略弱了些,但足以影响他一二。他秦云虽然击败了那头牛魔,终究是那头牛魔太弱。”鹫虎天魔充满自信。

“轰。”

烟雨剑一出,就是最霸道的如梦剑第五式‘一人独行’。

这一剑,如开天辟地般霸道蛮横。

且经过之前一次次攻打教派大殿,秦云已经将‘一人独行’完全完善了,达到了崭新层次。和第八式‘星如雨’已经属于同一层次。只是倾向不同。一则倾向于纯粹力量。一则倾向于速度以及锋利无匹。

呼呼~~~

两柄战刀旋转着从两个方向交叉,欲要钳制住秦云的飞剑。

但伴随着一声轰鸣。

“轰~~~”

烟雨剑化作百余丈的剑光,摧枯拉朽的轰击在那两口战刀上,两口战刀上浮现的秘纹流光都直接溃散,两柄战刀直接抛飞了起来。

“什么。”鹫虎天魔惊愕。

他之前都是远远观看,加上秦云剑招一直在完善,一直在提升。

所以对秦云的实力判断,都有了些误差。

“一下子就被击溃了?”教派大殿内,羊角老魔瞪眼,“他不是口气很大么?不是天魔转生么?”

“那只是远攻,或许近战更厉害些吧。”蛮祖教主也有些不确定。

“杀!”

远处的秦云,却是再度操纵烟雨剑。

只见一缕烟雨在鹫虎天魔周围闪烁变幻着,诡异莫测。

或是化作燃烧的流星,施展出‘星如雨’进行犀利一击!或是‘一人独行’的霸道!或者是‘初见霹雳’的温柔内敛。诸多剑招变幻,飞剑速度又极快,打的鹫虎天魔持着两柄战刀,身上却是不断留下道道血淋淋伤口,他被打的一时间只有防守之力,根本无法反攻。

“他比我预料的要强,他怎么这么强?这,这就是剑仙的实力?”鹫虎天魔肉身的确极强,两柄战刀招数也玄妙,可也只是艰难支撑。

“鹫虎天魔,你不是要活捉秦云么?”蛮祖教主传音急切道。

“这个秦云太强,而且他飞剑招数威力还在不断提升。”鹫虎天魔也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