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飞剑问道吧 > 第二十七章 秦云的烟雨阵

第二十七章 秦云的烟雨阵

话音刚落。

秦云就一念引动烟雨阵,一时间这蒙蒙烟雨阵就出现了细细密密的剑气,无数细密的剑气如风一般吹来,又如雾一般笼罩过来,巫支祁、鬼巡、寻宝鼠他们三位混沌神魔都不敢大意,巫支祁身上的那黑sè锁链更是飞舞环绕在身体周围一圈,欲要拦截一切剑气,可细细密密的剑气仿佛虚无般轻易就越过了黑sè锁链,融入了巫支祁的体内。

独角神魔鬼巡,体表衣袍则大放光芒。

寻宝鼠则是放出一件先天灵宝圆环,圆环庇护着肉身。

可任凭他们是何等手段,那些剑气依旧如虚无般,直接渗透其体内。

根本没法阻挡。

“这是我烟雨阵的第一重炼化招数,我起了个名字,叫春风细雨。”阵外的秦云说着,这是天地两条大道悟出后,剑道完全掌控天地空间后,又结合曾参悟许久的诛仙阵,自然就悟出的一招,能无声无息渗透这空间内生命体内,威力虽弱,但却无处不在,难以阻挡。

诛仙阵堪称三界第一大杀阵。

秦云的‘烟雨阵’,的确不少方面都汲取了诛仙阵的奥妙,当然都是秦云能领悟出来的。

“巫支祁大哥,我好难受。”寻宝鼠感觉全身每一处骨骼、肌肉都在发痒,细密剑气威力虽小却不断侵蚀着他的身体,他的口鼻开始有血迹渗透,“我怕是一炷香时间都撑不住。”

“寻宝鼠。”巫支祁见状脸sè微变,他身体最是强横,这点侵蚀他的身体完全能硬抗,可他的两名同伴在肉身上就差一大截,没法无视这一招。

“我略好些,若仅仅是这等招数,还能撑半个时辰。”独角神魔鬼巡也脸sè难看说道,“可他都说了,这才是他阵法的第一重炼化招数。后面一定会有第二重第三重招数。”

巫支祁听了后,当即盯着阵外的秦云,怒吼道:“你这散仙,真以为你这破阵困得住我?给我破开!!!”

伴随着怒吼。

巫支祁挥动了那黑sè锁链,锁链划过一道弧线,怒抽在烟雨阵上,烟雨阵依旧是微微荡漾依旧正常运转。

“给我破啊!”巫支祁见状也是身体一晃,就显现出了三头六臂,那黑sè锁链法宝也分化开来,虽然依旧是缠绕在他身上,可巫支祁每一条大手都抓着一截锁链,一时间六条黑sè锁链仿佛大蛇飞舞,疯狂怒抽。

嘭嘭嘭

这怒抽威势,便是一座万里高山都得抽成齑粉。

可六条黑sè锁链疯狂的怒抽,却依旧只是让蒙蒙烟雨阵微微荡漾。

这幕场景让巫支祁有些心颤。

“我这阵法,你就是再强上数倍也休想破开。”秦云在阵外淡然说道,话语中充满自信。

他的剑道分天地人,本就最擅长封禁一方天地!特别是在悟出天、地两条大道后……他这烟雨阵就更玄妙了!而且阵法又是用本命飞剑一化为三,三口飞剑布置而成。实在是现如今秦云最强的防御封禁手段。

若说在进入三刃山之前,青萍剑的防御招数更高明的话,那如今,天之大道顿悟后,秦云论境界离‘大道圆满’便只差最后一丝罢了。

在最擅长的剑阵方面,本命飞剑因为能一化三,天生适合布阵,却是比青萍剑更高明了。

当然也是因为青萍剑只有一柄,一柄没法布阵!

“给我破!”

巫支祁疯狂了,全身都金光浮现,六条锁链飞舞起来欲要抽裂一切,但就是撼动不了烟雨阵。

秦云别的不敢说,他这剑阵虽然远不及三界第一杀阵‘诛仙阵’,但三柄剑同出一源,无需阵图就能完美合一,又是本命先天顶尖灵宝且是功德灵宝,至少在顶尖金仙这一层次,论阵法他这烟雨阵绝对排在前三了。

当然在顶尖金仙的阵法中,排第一的是碧游宫的另外三位师姐联手所布置的大阵。

不过那是三位师姐联手所布,秦云却是一己之力布置。

“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……”巫支祁停下了,眼中都着难以置信,体表的金光也收敛了,“一个道家散仙,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阵法?难道真的是被关太久了,外面的强者已经远远超过我辈?”

“巫支祁大哥。”鬼巡以及寻宝鼠都急了。

“巫支祁大哥,你也破不开?”寻宝鼠口鼻中都是鲜血,他焦急万分。

“破不开。”

巫支祁摇头,“我都撼动不了,怕是再强上一倍,也破不开。”

寻宝鼠、独角神魔鬼巡脸sè都变了,更加难看。

“寻宝鼠,都是你,是你说他身上有大宝贝,让我们出手。”独角神魔鬼巡怒道。

“动手的事,是我们三个都同意的,我也说了他是顶尖金仙层次的道家散仙。”寻宝鼠低吼道,“动手的事一直是你们来对付的,你们对付不了敌人,现在我却要最先送命,你还怪我?鬼巡,你不是说你擅偷袭吗?能一爪子捏死这道家散仙呢,显然你偷袭还差的远,被这道家散仙早早就察觉了。”

独角神魔鬼巡也是又急又怒。

被封禁漫长岁月,一出来竟然就面临死劫?独角神魔鬼巡和寻宝鼠都有些绝望。

“噗噗……”寻宝鼠体表都开始渗透血迹,他惨笑道,“真没想到,女娲娘娘给我们活命的机会,可刚脱离封禁,就要死在这。”

“巫支祁大哥。”独角神魔鬼巡连道,“你赶紧求救啊,求相柳来救我们,他的实力一定能救我们。”

相柳。

是当初共工神王麾下无可争议的第一大将。巫支祁也得承认相柳要比他强一大截。

“求相柳?”巫支祁犹豫了。

他骨子里是极桀骜的,除了共工神王他谁也不服。至于这道家散仙的阵法?他虽然破不开,可那细密的剑气却也伤不了他分毫,他有耐心在这耗着。

“大哥!”鬼巡焦急催促,“你开口,相柳一定会给你面子的。”

“这无数岔道犹如迷宫,相柳就算来救我们,我也等不到了。”寻宝鼠却是喃喃道,气息都开始微弱,“当初我的那位兄长说的对,我擅寻宝,却最忌贪婪,否则总有一天会栽在贪婪上。果真如此……果真是栽在了这上面。”

寻宝鼠气息完全消散,他肉身都完全粉碎消散开来,只剩下器物留下。

这‘春风细雨’看似温柔,实际上却是最深层次破坏。

混沌神魔‘寻宝鼠’,当场毙命!

“大哥,还不求救吗?你要看着我也死?”鬼巡焦急怒吼,“好好,那我自己去求他。”

鬼巡原本是巫支祁这一派的,正常情况下也不好越过巫支祁去求相柳!

但面临死亡的威胁……

巫支祁还在犹豫,鬼巡却是不管不顾了,当即透过因果传音。

“相柳将军,我是鬼巡,我和寻宝鼠跟着巫支祁大哥离开,却碰到一道家散仙,那道家散仙是顶尖金仙层次,却布置出极厉害的剑阵困住我们三个,寻宝鼠已死,我也撑不了太久,还请救我等一救。”鬼巡因果传音。

巫支祁那双凶戾的金瞳看着这幕,却什么都没说。

“第一重炼化招数的确弱了些。”阵外的秦云见状点头道,他也是在试验烟雨阵,平常哪有如此厉害对手让他去炼化杀死?

“短时间内仅仅能炼化杀死普通大能层次的混沌神魔,对巫支祁你更是没威胁,我说过,你熬不过半个时辰。”秦云嘴上说着,“你也尝尝这更厉害的第二重炼化招数吧,我也给它起了个名字,叫风云变幻!”

话音刚落。

烟雨阵内又生出变化。

之前那如春风般温柔的细密剑气依旧在吹着,吹拂处处,可巫支祁、鬼巡他们的上方开始有无数剑气凝聚成云团,泛着清气。而他们的脚下也有无数剑气汇聚成云团,泛着浊气。

这清浊云团旋转着缓缓在合拢,剑气交错,疯狂切割着巫支祁、鬼巡他们。

内有‘风’在渗透体内。

外有清浊之‘云’在绞杀。

二者结合便是‘风云变幻’,乃烟雨阵更深一层的招数,威力也大了数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