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飞剑问道吧 > 第十七章 出手

第十七章 出手

木剑一碎,立即有蒙蒙剑气显现,笼罩在了白伏身上。

“嘭嘭嘭。”天兵天将们布阵,释放出的一条条绳索欲要捆住囚禁住白伏。可是当绳索碰到那蒙蒙剑气时,竟然都接连碎裂开来,这一幕场景让那些天兵天将们都有些目瞪口呆。诸多绳索断裂后又再度生长,可一靠近那剑气就断裂。

“他身上的剑气,是怎么回事?锁地阵一碰到怎么就碎了?”

“好强的剑气。”

诸位天将都有些震撼。

为首的将军更是脸sè难看:“锁地阵都擒拿不下,难道对付一个小小天兵天将,都要施展天罗地网阵?”

“我们这点实力,可施展不了天罗地网阵。”

“依我看,还是禀告上面吧,白伏此刻的护身剑气定有些来头,剑气就这么厉害,施展剑气的主人……恐怕也是一位大能。这等事还是让上面决断,我们就别掺和了。”

其他天将们都说着。

“继续追着他,封禁周围虚空,别让他逃了,我这就上禀。”为首将军郑重道。

……

天界,雷啸山。

秦云和伊萧都看着面前半空,半空中凝聚一画面,正是众天兵天将们追着白伏的画面。

“那木剑,是云哥你给他的?”伊萧惊诧道。

“嗯。”秦云微笑点头。

“看来,云哥你挺欣赏他。”伊萧也仔细看着半空画面,“不过那些天兵天将们,似乎认不出那是你的剑气。”

“有我赠与他的剑气,那三千天兵天将也拿不下他。”秦云说道,“很快天庭会派出更厉害的过来,实力强的,眼力足够就能认出是我的剑气了。想必看在我面子上,也不会和一个小小九品天将计较了。”

……

那护身剑气能保命,但那三千天兵天将一直跟着,且封禁周围虚空令他无法虚空穿梭逃掉。

“白伏!”一声怒喝响起。

白伏抬头看去。

便看到一位红sè铠甲的魁梧将军踏着虚空而来,站在众天兵天将之前,怒视着他。

“元帅。”白伏见状便不由心颤,来者乃是天庭北辰宫的薛元帅,在北辰宫也是仅次于宫主的,地位极尊。在天庭也是三品仙官了。

“你不顾天条,私自下界,真给我北辰宫丢脸!”薛元帅怒喝,同时他也仔细观察着白伏身上的护身剑气,暗暗思索。

这护身剑气……

剑气蒙蒙如烟雨,却又锋利无匹。

三界当中仅仅剑气就如此恐怖的,只有三位剑仙。太上剑修一脉有两位,还有一位就是独自开辟一脉的碧游宫秦剑仙。

剑气如蒙蒙烟雨……应该就是秦剑仙了。

“元帅,我是犯了天条,也甘愿受罚,如今只求天庭能够救一救我家乡,救一救我妻子。”白伏乞求道。

“我问你,你这护身剑气是从何而来?”薛元帅冷然道。

白伏生出期待,连道:“这是秦剑仙赠与我,说我有一劫,可仗之护身。”

“哦?”

薛元帅冷然道,“秦剑仙是赠与你护身,不是让你依仗它违背天条的!你乖乖随我回天庭,听候发落吧!”说着一挥手,便是有棋盘飞出,棋盘变得庞大无比,笼罩下来,欲要将白伏困在其中擒拿下。

……

雷啸山,秦云、伊萧同时都看着半空画面。

“知道是我赠的护身剑气,依旧要拿人?”刚刚在妻子面前吹嘘一番,转眼就被打脸,秦云也有些尴尬。

当即一挥手。

“轰!”

烟雨剑从手指尖飞出,轰击在虚空中,一条虚空通道显现,连接着白伏所在处。

……

白伏看着巨大的棋盘落下,越加焦急绝望。

远处的一些天将中,有部分和白伏关系好的也暗暗摇头,虽然他们也同情白伏,但是他们同样不敢违背天条。若说……对杨戬、哪吒等一位位地位极高的,天条束缚力很低的话。对他们这些底层的天将而言,天条是绝对不能触犯的!

轰——

封禁的虚空,被强行撕裂出一条通道。

一柄烟雨剑从中降临。

烟雨剑,乃是本命先天顶尖灵宝,又是功德灵宝。秦云杀灭星大魔头的功德就令它成了功德灵宝还有剩!接下来横扫二十六座疆域,包括斩杀心魔祖魔摩修的一切功德都灌入飞剑中,令本命飞剑的功德越加惊人,威力也越加大。

这烟雨剑在秦云手中,论威力不亚于青萍剑。只是玄妙上差一截。

“轰轰轰!!!”

恐怖的蒙蒙剑气,浩瀚如海,瞬间笼罩这一片虚空。

让远处众天兵天将们都不由身体僵硬,个个都不敢动。连‘薛元帅’都脸sè大变,心中惊惧万分,空中的巨大棋盘都哀鸣一声飞回薛元帅手中。

“秦剑仙。”薛元帅连讨好笑着,姿态放得很低。

心中却是震撼又惊惧:“好恐怖的剑气,怕都凌驾在三太子之上了。也就二郎真君能够一比吧。”

“白伏,到我这来。”

一道声音从虚空通道中遥遥传来。

那剑气席卷着白伏,沿着虚空通道去雷啸山了。

虚空通道又逐渐愈合。

三千天兵天将们面面相觑。

“元帅。”天将们都看着薛元帅。

薛元帅冷着脸,喝道:“走,回天庭。”

“这秦剑仙可真厉害,一出手,简直毁天灭地,将白伏带走,薛元帅都不敢说什么。”

“能怎样?去抢么?派谁去?”

“秦剑仙据说还有一柄青萍剑,那可是先天至宝,一旦施展,那威力简直不敢想象。”

“白伏老弟是运气好,有秦剑仙给他出头。”

一些天将们彼此传音。

而为首的薛元帅遥遥瞥了眼雷啸山,嘴角微微浮现一丝笑容:“如果因为一件护身宝贝我就退缩,天庭就会责怪我,怪我放了你。而现在秦剑仙亲自出手将你夺走,三千天兵天将都是亲眼看到,天庭也怪不到我身上。白伏,你违反天条,我护不住你,但秦剑仙能护住你!”

……

雷啸山,秦府。

白伏被剑气裹挟着,从虚空通道中抵达秦府,也看到了并肩站在一起的夫妇二人。

“白伏,谢秦剑仙救命之恩。”白伏感激地要跪下来。

秦云一拂手,白伏便跪不下去了。

“不必客气,举手之劳罢了。”秦云说道。

“白伏是违反天条,便是三界顶尖的大能,能够救我,怕也不愿得罪天庭。”白伏说道,“秦剑仙救我,也是恶了天庭,这都是白伏惹的祸。”

白伏此刻觉得亏欠太多。

上次就救过他性命,还赠与他护身之物。

这次,又救他一次!

若说上次是举手之劳,这一次还真不是举手之劳!毕竟是庇护一个违反天条的天将。

“对我,对天庭,你这点事都是小事。”秦云说道,“好了,你是为了救家乡,救你妻子才私自下界?”

“是。”白伏连道,“我想要救,但没法子,只能先私自下界,再想办法子前往家乡。”

“救人如救火,事不宜迟,我现在送你过去。”秦云说着一挥手,便轰出一条时空通道,这是时空通道另一端就在白伏家乡小世界外的星空。

白伏见状越加感激,躬身行了大礼:“秦剑仙如此帮我,我都不知该如何回报。”

“我一个小小九品天将,也没什么能入秦剑仙眼的。”白伏翻手拿出了那块青铜残缺牌子,“不过这青铜牌子颇为神秘,我也看不透,应该颇有些来头。献给秦剑仙,也是白伏的一点心意,还望秦剑仙收下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秦云笑着摇头,他也没图过对方回报,行事循着本心而已。

只是当秦云目光扫过那青铜残缺牌子时,便心中一动。

“嗯?我先瞧瞧。”秦云一伸手,那青铜残缺牌子便飞了过来。